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璧山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4 00:34:43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璧山白癜风医院,可以治白癜风权威的方法,甘肃治白癜风的设备,明光白癜风医院,北京白癜风主要病因,盱眙白癜风医院,吃中药独活对白癜风有帮助

郭绍纲《背手而坐的男人体》素描 77×56 cm 1958年

王肇民 《蓝格子衣少女》 水彩 79×54.3cm 1991年

  冯健辛《炼铁厂》素描 22×32 cm 1961年

  对中国绘画史有所了解的人都清楚,苏东坡曾有过这样的名言传世:“论画以形似,见与儿童邻。”

  但在水彩画创作上被誉为具有“震撼人心的伟大风格”的王肇民先生,生前却敢于向古人的形神论发起颠覆性挑战,他认为:“在造型艺术上,形是一切,一切是形,形以外的神是不存在的。”

  近日,一个展现郭绍纲、王肇民、冯健辛三位著名艺术家造型能力的展览——“观看的立场”,正在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热展。透过三老认真执著的创作实践,透过他们深刻真切的经验体悟,可以看到素描在造型艺术上的作用,以及素描训练的多样性和可能性。

  文、图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江粤军

  苏派、法派、德派 三种典型素描的典型呈现

  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胡斌告诉记者,在整个美术教育系统当中,造型训练都是非常重要的一块,曾经有一段时间,国油版雕还被称为造型学院。而造型训练的背后,其实连接着不同的艺术观念、艺术机制。因此,通过三个重要个案的研究呈现,由广美进而辐射整个新中国艺术造型探索的历程。

  “选择这三位老艺术家,是因为他们在艺术造型上的探索,尤其是素描上取得了很大的成绩,又各有倾向。像郭绍纲先生,属于典型的苏派代表,他上世纪50年代初就被派到前苏联学习,接受过严格的苏派素描训练。回到国内后,虽然也跟本土进行了一些结合,但始终代表着苏派素描的类型。而且,在新中国成立的前三十年,国内的美术教育乃是以苏派素描为基础的。很显然,他构成了这一种方向的典型案例。

  而王肇民先生的影响力是在上世纪70年代末以后才逐渐显示出来。他对塞尚进行过深入研究,并在其基础上有自己的发挥。他强调主观的建构,强调从对象当中读出一种深刻的形式感,而不是去描摹对象、再现对象。虽然王肇民先生不能完全归入法国派,但他和郭绍纲先生的区别是很明显的,可谓是带有塞尚倾向的、带有法式因素的主观建构模式。

  冯健辛先生一直在版画系教素描,他笔下是典型的德式素描,强调把对象结构化,既区别于郭绍纲先生又区别于王肇民先生。他的素描对广美影响也很大,以至于后来很长一段时间,学生们都认为考广美,一定要画那种线条很粗、结构非常明显的素描,才容易被录取。因此,在广美素描造型教学发展过程中,三位先生构成了关键性的个案,辐射面很广。”

  郭绍纲:在高度写实中传神

  曾任广州美院院长的郭绍纲,1932年生,北京昌平县人,1955年被选派赴前苏联留学,进入列宾美术学院专攻油画。回国后,在广州美术学院长期从事素描的教学工作。他获得过列宾美术学院名誉教授衔,也获得过俄罗斯文化部普希金奖章,却始终坚持基础性教学。

  郭绍纲的素描作品,以科学的方法观察客观对象处在不同的光线之下的细微变化,通过细腻的明暗调子分毫不差地再现客观对象,是高度的现实再现能力的体现。而这跟他在列宾学院接受过的严格训练有着最直接的关系。

  他曾说过,在前苏联,素描课程设置上,五六十节课很正常,八十节甚至一百节课也不罕见,而且教学体系“长短结合”。“短”的课程规定,一个模特15分钟换一个姿势,学生一个小时内要画三幅画。因为有过长期作业的经历,知道几十节的课程可以把人画到什么程度,在短期内做一个速写,又可以在获得概括的能力同时不会流于肤浅;另外一方面,有了快速变通的能力,再进行长期作业,又能知道不是对细节抠得越细就越好。

  所以,在郭绍纲看来,素描追求的不仅是准确性,还要生动、深刻。中国自古讲究“传神写照”,如果没有素描训练,“传神”就会成为无本之木。“素描不是让你对着一个人,把他的头发、衣纹都忠实地记录下来,而是让你在训练过程中理解这些东西,学会观察,懂得取舍。有了这个训练,你无论进行什么样的创作、设计,都具有了艺术家的眼光。有了这种眼光,你可以在实际的创作中完全不理光暗,只是单纯的白描、勾线也可以是艺术品。”

  同时,他特别强调线条的作用:“由于素描艺术表现的需要,线条应有主副、浓淡、虚实、曲直、刚柔、粗细、枯润、光毛、疏密的对比变化。”或者,这跟他深厚的书法功底也不无关系。

  王肇民:水彩画大师坚持“形是一切”

  王肇民,生于1908年,安徽萧县人,1929年入国立西湖艺术学院(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),新中国成立后任中南文艺学院讲师。1958年随中南美术专科学校南迁广州,任广州美术学院教授,主要从事素描基础课的教学。

  今天,王肇民已经被公认为是20世纪中国美术史的水彩画大师。正在中国美术馆举行的“广东美术百年大展”中,他也被评为广东美术百年史上21位已故大家之一。

  王肇民崇尚“真实则美,有力则美”的美学思想,他的水彩画将素描的严谨造型,国画的潇洒用笔和油画的响亮色彩相结合,形成了鲜明的艺术风格。艺术评论家迟轲先生曾说过:“他的画可称为东方和西方文化传统相结合的出色的成果之一,他的水彩画使具象美与抽象美高度统一,把西方艺术的色彩美与中国传统艺术的笔法融为一体。”

  而在王肇民看来,他创作上所取得的成绩,归根到底仰仗的是“素描功夫硬挺”。因此,在广州美术学院的教学实践中,他格外重视学生的基本功训练。课堂上,他引导学生要“大处着眼,小处着手”,要把画面的整体和局部结合起来灵活处理。并强调“无论是从大体着手,或从局部着手,或从两者的结合着手,都要从要点画起。因为要点是关键……点有死点,有活点,死点即最暗点,活点即高光,高光要画得亮于对象,远看才恰好,暗点要画得暗于对象,远看才恰好。这是因为部位小,远看则亮者变暗,暗者变淡的缘故。”

  同时,王肇民数十年如一日地坚持口传手授,边教边画,学生画一张,他就画一张。课外时间,他还常常提醒学生们要博采众长,并耐心示范怎样花一个晚上乃至一周只“读”一幅画,把构图、色彩、用笔等一项一项拆开来看,慢慢咀嚼。

  由于对自我艺术有着坚定的认知,王肇民勇于提出自己的观点,他最震撼画坛的莫过于“形是一切”的理论,指出“在造型艺术上,就形而言,形不是手段,神不是目的,没有形就没有神,有形则必有神,形似则神必似,形不似则神必不似,形之与神不可能有分合,不可能有兼备或不兼备,所谓神,是形的运动感,是形的活的反映,形是一切,一切是形。形以外的神是不存在的。”这对广州美术学院乃至中国当代水彩画都产生了重要影响。

  冯健辛:注重速写注重雕塑感

  冯健辛,1934年出生,广东番禺人,1955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绘画系,同年留校任教。1978年南调到广州美术学院版画系任基础课教研组长,而后长期从事素描教学工作。

  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美术史系的冯丹蕾,是冯健辛的孙女,当年曾随爷爷进行过半年的素描训练。“爷爷的方法跟一般素描教学中强调将局部雕刻得很精细是不同的。他不让我们用橡皮擦,画面要尽量少改动,主要通过不断调整形体、线条去完成作品。学习素描的人,一般都怕画面添加得多了会变得很脏,一些老师为了减少学生的心理压力,就让学生用橡皮擦擦掉后重新画。但爷爷认为画脏了没关系,通过形体、线条去修正,这样长期训练下来,用笔的力度、方向都熟练了,画面就非常好控制,也不会对橡皮擦产生依赖。因为橡皮擦用多了,下笔会没那么肯定,而且纸也会变毛。”

  冯丹蕾说,冯健辛在广州美院版画系任教时,还经常把学生带到雕塑系去学习,尝试做一做雕塑。“做一个正面人像雕塑,还必须考虑到前后、左右、上下各个方位的结构,这跟结构素描的道理是相通的——你画一个正脸,要考虑到脸的后面是什么。”

  这次在美术馆展出的,还有冯健辛的一份手稿,他开宗明义地谈道:“速写是什么?速写就是素描。凡属于手绘的单色画全世界只有一个统一的称谓——素描。”

  他自己就特别注重速写。展览中,可以看到大量冯健辛在渔港、船厂、炼钢厂、篮球场的速写稿,非常生动传神。“年轻的时候,他总是到人群中去进行速写,年纪大了,不能多外出走动,他在家里看电视,也会拿着速写本,看一眼就将人物的神态动作画出来。爷爷的笔头训练一直都没有断过,直到2014年去世以前。”冯丹蕾如是说。

  对话策展人 杨小彦:

  素描之间不分高下风格不同而已

  广州日报:应该怎样来理解王肇民先生所说的“形是一切”?

  杨小彦:王先生认为绘画要画形,就是说绘画这种艺术手段,主要是描绘物象的外形,形在则神在,神要通过形来体现。同时他强调对形的严谨要求,强调构成物象的秩序感,不能逸笔草草就把形完成了。

  广州日报:王肇民先生的水彩画作品中有着鲜明的国画用笔,这说明他对中国画有过深入的学习研究,那为何他对传统的“形神论”会提出颠覆性质疑?

  杨小彦:他认为中国历来由于过分强调形神结合,强调以神为主,把形给忽略了,这是导致人物画在明清时期衰落的根本原因。因此,他提出来绘画要回到“形”上,要在形的基础上重新建立绘画体系。从这个角度看,他的实践就具有艺术史的意义。

  广州日报:今天我们要怎样来看待素描的作用及其训练方式?

  杨小彦:素描是一种观察方法。所以,这个展览我起名为“观看的立场”。 素描与素描之间是不同风格的关系,而不是高下的关系。严格来讲,不存在这种素描最好,那种素描不好的问题。每一种素描都是观察方法和描绘手段,能达到极致就好。

  当然,像苏派素描、德派素描是可学可教的,而王肇民先生的素描有一种独特的个人观点、个人见解在其中,所以他的素描很难学,学了往往会很差。因为王先生寻找的是一种画面的结构;而冯健辛老师的结构素描寻找的是对象的结构;郭绍纲老师的则是全因素素描,就像照片慢慢显影一样,各方面都照顾到了。最有独立语言的可能是王先生的素描了,其中有一个绘画的本体存在,脱离了简单的基础素描概念而具有了个人显明风格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滨州治白癜风的偏方